分享

昭憲杜太后:左右宋朝命運的女人,到底有何能耐?

2022-02-27  寫乎   |  轉藏
   
作者:關如是
(一)后宮不得干政的三點理由
在清朝時期,有一條頒給后宮女子的鐵令,就是后宮不得干政。
可是自古后宮干政的從來不在少數,有的是挽大廈于將傾,有的則是直接葬送了王朝,或者是為王朝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對于后宮不得干政,有幾點原因:其一就是害怕太后利用感情的原因,左右皇帝的政治決策。其二是害怕弱小的帝王會讓太后手里掌握太多的權力。其三是害怕太后利用權力收斂錢財,或者提拔家人,以亂綱紀。
太后干政,在歷史上多見,第一個干政的太后就是戰國時期秦國的羋八子宣太后,還有像是呂雉,劉娥,孝莊,鄧綏,等等。
可是有一個太后一生只干預過一次朝政,就直接顛覆了整個朝堂的格局。這個太后就是宋朝的開國太后,杜太后。
(二)杜太后的金匱之盟
杜太后,史稱昭憲太后。杜太后一生生育五子二女,其中二子趙匡胤就是宋朝開國皇帝宋太祖。
趙匡胤登基為帝后,尊她為皇太后。杜太后沒做什么有關社稷的大事,杜太后也從不曾干預朝政,一直在后宮當一個吉祥物。
直到在杜太后病重之時,杜太后終于決定干預一次政事,第一次出手的杜太后,做的唯一的決定,就是左右下一任皇帝的冊立。
趙匡胤看著病重的母親,最終決定尊重的想法,聽從了杜太后的意見,把皇位的傳承當成了過家家。
趙匡胤死后將皇位傳給三弟趙光義,趙光義死后再將皇位傳給四弟趙廷美,趙廷美死后再將皇位還給趙匡胤的長子趙德昭。
一圈下來,皇帝還是趙匡胤的后代繼承。這個建議看似沒有問題,可是根本沒辦法深究,因為這本來就是依靠個人良心的事情。
而這道旨意,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金匱之盟。
杜太后之所以有這個荒唐的想法,是因為他認為兒子趙匡胤可以順利登基為帝,其一是因為當時的周世宗死后繼位的是小兒子,小孩子繼位,所以才有了后面趙匡胤的黃袍加身。其二是因為趙匡胤能成為皇帝,打下這一片江山,是因為身邊的兄弟扶持。既然當哥哥的成為了皇帝,做弟弟怕是內心有了隔閡。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這些弟弟挨個做皇帝,都過過癮。
所以金匱之盟的本質,叫做君子協定。只要其中有一個人不是君子,那這份協議,就是一張廢紙,毫無用處。
因為這張協議,所以趙光義和趙匡胤兄弟之間才有了斧光燭影,才有了趙匡胤死因之謎。杜太后害怕自己死后因為皇位兄弟鬩墻,可是金匱之盟的存在,卻加速了兄弟鬩墻。
作為母親,杜太后想一碗水端平,可是皇位這種事,本就不是可以相讓的,讓來讓去,只能讓人有私心,想獨占。又有誰能在當了皇帝之后,還能回歸寄人籬下的生活?
杜太后大概是一個紙上談兵的女人。
(三)杜太后干政的后果
金匱之盟在趙光義登基之后,就成了一張廢紙。首先他罷黜了自己的弟弟趙廷美,最終趙廷美憂憤而死。本來可以做皇帝的趙廷美,本來不想做皇帝的趙廷美,都因為一紙遺書,早早丟了性命。
處理好下一任皇位繼承人趙廷美,趙光義就把眼光放在了下下一任皇帝繼承人趙德昭的身上。
本來可以做太子的趙德昭,因為奶奶的一番苦口婆心的良言,成了趙光義的眼中釘。趙德昭25歲的時候,趙匡胤去世,如果是趙德昭繼位,那將是一個全新的歷史??墒嵌盘笤谏熬驼f太年輕的孩子繼位不好,守不住江山,還是年紀大一點的更加穩妥。
趙德昭能不能守住江山不說,起碼趙德昭連命都丟了。
趙德昭死于28歲,趙光義繼位的三年后。這三年里,一次戰役后,本該論功行賞,可是趙光義遲遲不肯封賞,趙德昭為眾將士請賞,可是趙光義大怒,說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再來封賞也不遲。
為什么趙光義會這么說,因為在軍營中,有很多人已經開始謀劃,讓趙德昭繼位,這對趙光義來說,是一種極大的威脅。
趙德昭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趙光義的攔路石,自己如果不死,將來會連累更多的人,現在去死,起碼還能保住妻兒。
所以28歲的趙德昭,在離開趙光義之后,便自盡而亡。
可是趙德昭的去世,并沒有阻止趙光義的腳步,一年后,趙匡胤的另一個兒子,趙德芳也去世了,死因成謎。
直到最后,該死的人都死光了,再也沒有誰可以阻擋趙光義的子嗣登基。
可是造成這一切的后果,始作俑者,就是在病床上干預政事的杜太后。
對于杜太后來講,冊立皇帝是家事,所以家里的人挨個當皇帝??墒菍τ趪叶?,冊立皇帝就是國事,需要的是眾大臣的群里群策,被所有人認可的皇帝,這個皇朝才能走得更遠。
而杜太后,顯然不這么認為。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