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白樸心傲懶入仕,把玩小令抒情懷|元曲佳作欣賞⑦

2022-02-26  孬張   |  轉藏
   

白樸畫像

白樸,字太素,一字仁甫,號蘭谷,澳州(山西河曲)人。元中統年間屢被舉薦,卻堅辭不就,終生未仕。其雜劇成就甚高,與關漢卿、馬致遠、鄭光祖并稱元曲四大家。所作雜劇有十六種,今存《墻頭馬上》、《梧桐雨》、《東墻記》三種,多系愛情故事。亦工詞曲,散曲今存小令三十七首,分為嘆世、寫景、言情三類,曲文俊美自然,風格清麗雅重。詞集有《天籟集》二卷,清初楊友敬將其散曲附于《天籟集》后,名《摭遺》。

舞者

【駐馬聽】 舞

鳳髻盤空,

裊娜腰肢溫更柔。

輕移蓮步,

漢宮飛燕舊風流。

謾催鼉鼓品“梁州”,

鷓鴣飛起春羅袖。

錦纏頭,

劉郎錯認風前柳。

【注】駐馬聽:雙調常用曲牌。定格句式是四七、四七、七七、三七,共八句六韻;舞:曲題。作者此組曲共四首,分別寫了吹、彈、歌、舞。這是第四首;鳳髻∶鳳狀發式。盤空一作蟠空,高高地梳起,像鳳在空中盤旋;漢宮飛燕:漢成帝宮中的趙飛燕。趙為皇后,體態輕盈,善舞;鼉鼓∶鼉皮做的鼓,聲音洪亮;梁州:唐教坊樂曲名;劉郎:晉代劉晨上天臺采藥,巧遇仙女,后結為夫妻。后來多用劉郎代指情郎。

這支賦舞的小令,不僅道出了舞蹈的動態美,而且給人以強烈的時空美學享受。作者充分利用舞蹈語匯,分層次寫來,引人入勝。你看那發式的動態輕柔,舞步的婀娜多姿,身條的苗條,節奏的緩急舒展,輕衫飄蕩,蓮步輕移,羅袖從風,怎不令觀眾陶醉、傾倒。

古風

【寄生草】 飲

長醉后方何礙?

不醒時有甚思?

糟醃兩個功名字,

醅淹千古興亡事,

曲埋萬丈虹霓志。

不達時皆笑屈原非,

但知音盡說陶潛是。

【注】寄生草:仙呂宮常用曲牌。又可入雙調。定格句式是三三、七七七、七七,共七句五韻;飲:曲題。作者此曲共四首,分別寫酒、色、財、氣。這是第一首;

糟醃∶用酒糟腌制。糟,酒渣。醅淹:濁酒浸泡。醅,濁酒;屈原:戰國時楚國的詩人,曾為三閭大夫,輔佐楚懷王內修政治,外抗強秦,后遭讒言,被貶謫云夢澤。后自投汨羅江。作品有《離騷》等;陶潛:東晉詩人,字淵明。因不滿當時政治黑暗、官場污濁,憤然辭宮歸隱。

山水人家

這支借酒抒懷的小令,表現出作者對"功名、興亡、壯志"的一種看法。句句緊扣曲題《飲酒》,但其意又不在"酒"。這在元人散曲中比較多見。過去,一般認為是一種消極的態度。其實,讀此曲,卻會發現作品中隱含著作家對自己所處時代、現實的極度不滿。他也熱心功名,關心興亡,滿懷壯志,只是在無力回天的情況下,才不得不"長醉"罷了!酒中仍蘊藏著一種憤激、曠達之情;"不醒"之中也透露出作者"舉世皆醉我獨醒"和"不愿為五斗米折腰"的胸懷。清人李調元評其曲曰:“命意造詞,俱臻絕頂”。

秋意

【天凈沙】

孤村落日殘霞,

輕煙老樹寒鴉。

一點飛鴻影下。

青山綠水,

白草紅葉黃花。

小橋流水人家

元人《天凈沙》小令每有佳構,世人多賞馬致遠“枯藤老樹昏鴉”一曲,但如白樸此首,又何嘗遜色?看他尺幅之中,仍是層層有序:首句“孤村”等三物是低勢之景,次句“輕煙”等三物則是高勢之景,三句“飛鴻”由高而下延及遠處,維系前后,四句“青山”等三物當為遠望之景,未句“白草”等三物又似為近觀之景。

如此筆墨,謂之“看似尋常最奇崛”,自不為過。而“飛鴻”掠空之象,使全篇靜中有動不陷死寂;前之日霞煙樹與后之山水花草,色彩描繪隱與顯各見其妙,也頗耐人咀嚼。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