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掙扎在流水線的職高學+生!

2022-02-25  沐陽說   |  轉藏
   

我點開頭像,翻了翻為數不多的幾條朋友圈,沒錯,是他!

他是小軍(化名),從小學到初中,他一直是我要好的朋友,印象當中,他皮膚黝黑,總是咧著個嘴,翻墻逃課爬樹掏鳥蛋,出了名的皮,到了初三,他突然沒來上學了,班里和他一起消失的,還有十來個同學。

從此之后,便杳無音訊,至今十多年,斷了聯系,也從未再見面。

后來才聽說,小軍他們是被“分流”走了,沒有參加中考。

后來讀高中,讀大學,再到參加工作,當年被“分流”的那群同學,或者說那個群體,好像被徹底遺忘,沒有人提及。

現在很少人聽說過這個群體。

大概十多年前,學歷的劃分還很清晰,本科分為一本、二本和三本,??埔卜譃榇髮:椭袑?,就連高中也分為重點、非重點以及職高,那些年,有60%的初中生會順利參加中考,而另外40%的初中生是沒有參加中考的,其中相當一部分人會進入職高。

中考之前,各地中學會有一次嚴酷的篩選,被稱作是分流,也就是將參加中考和不參加中考的學生分開,對于成績處在末位的學生,則會被老師和家長勸導進入職高學習。

所謂職業高中,就是一邊學習文化課,一邊學習專業課,常見的包括計算機、電子、汽修等,學生往往會被分為三類,參加對口高考的、直升本校大專的和直接畢業的。

我和小軍加了好友,略顯尷尬的問候之后,開始聊起那段往事。

當年,小軍其實挺想參加中考的,雖然知道自己考不上什么好高中,但他都想體驗一下。

那時候在初三會有三次診斷考試,一診摸底,二診基本定性,三診則是提前適應。二診結束后,小軍的成績排在年級倒數第十,那時候正在安排“分流”,像是完成某種任務指標一樣,老師開始分批勸導排在倒數的學生報名同縣的職高,小軍就在其中。

“最開始,也不愿意去的”,小軍說,“感覺自己像是拖了班級后腿被拋棄一樣”,但后來,實在拗不過老師和父母的雙重規勸,也只有屈服了。

他后來才知道,原來老師介紹學生去職高,會得到一定的“好處”。

就這樣,理所當然的,小軍錯失了中考的機會,在初三下學期,大家都在為中考沖刺準備的時候,他已經在父母的陪同下,到縣城的一所職高,辦理了入學。

學??粗芤话?,學費也不算貴,小軍的父母聽說計算機是個好行業,讓小軍報名了計算機專業。

聽起來”高大上“,但真正學的盡是些皮毛,半桶水的初中文化,學些基礎知識也相當費勁,大多需要死記硬背,很快高二結束,小軍也只是記得諸如JAVA、C語言等一些專業名詞,但是電腦的組裝和維修,他倒是學的比較熟練。

在高三之前,學校會安排他們進廠實習,他們專業選擇不多,但幾乎都是電子廠的流水線。

實習是有基本工資的,但他們作為實習生對薪酬基本沒什么概念,在學生之間,總會流傳著一些關于學校與工廠之間的小八卦,各種暗中交易、工資抽成和人頭費的傳言在大家口中越說越神秘,但沒人能講出什么切實的證據。

但就算傳言屬實,小軍也不會覺得這與他有太大的關系。

流水線上的工作是極其枯燥的,在電子廠,小軍負責在工作臺上拼裝零件。

具體來說,他的工作是插件,前面的人把電路板遞給他,他再把零件插上去,每天十小時,重復這一個動作。他并不清楚自己最后生產出的成品到底是什么,可能是電腦、手機的各種充電器,或者電池、適配器什么的。

工廠里很少有老員工,極大部分都是實習生,或者臨時工,極少數干了一年以上的老員工,會成為組長或者班長,才會有固定的工位。

而其他人,哪里有空位就去哪里,就像是隨時會被替代的螺絲釘。

學校要求每個學生必須實習半年,并且需要工廠開具實習證明和實習評價,評價好的學生會得到學校和工廠的獎勵。

在工廠上班,分早班和晚班,早八點到晚八點、晚八點到早八點。小軍通常上早班,中午和晚上分別有一小時和四十分鐘的休息時間,上午和下午分別有十分鐘上廁所、喝水的時間。

不過他更羨慕上晚班的人。因為晚上領導不會上班,巡查人員也少,就可以戴著耳機工作。在高強度、高重復的流水線上,擁有自由戴耳機的權利就很滿足了。

加班是被習慣的、默認的。工廠名義上是八小時工作制,多出來的兩小時屬于加班,只不過俊華從未見過有人抵抗。

那時候,小軍每月能拿到兩三千的報酬,進廠之后,家里沒再給過他生活費,除卻日?;ㄤN,每月的工資還能剩下一點。

枯燥、疲憊的流水線,并不是所有實習生都能忍受,小軍不少同學會申請調離,或者直接走關系提前開好實習證明,甚至開疾病證明來逃掉實習。

還有不少人,直接一聲不吭的逃掉,當然,逃掉實習的學生會被學校記過,拿不到畢業證,但對這些職高生來說,他們根本就不在意,拿不拿那個畢業證,對他們來說好像并沒有什么差別。

小軍的一個同寢室友,進廠沒幾天就跑掉了,離開工廠就相當于白上了兩三年學,后來他聽說,這個室友在市里的火鍋店找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也不知道又干了多久。

小軍挺過了半年的實習,他計算自己的收入,半年,存下了接近一萬元。

結束實習之后,小軍對未來開始有了些模模糊糊的想法,他準備參加對口高考,爭取考個???,可是實習結束之后,留給他的備考時間只有不到五個月,由于文化課底子太差,考試很不理想。

模模糊糊的想法開始煙消云散了,家里人急開了鍋,眼看十八九歲,同齡的孩子大都考上了大學,而小軍卻像個無業游民,整天在村子里浪蕩。

后來,小軍跟著自家親戚干工地,輾轉到了廣州,又進了一家工廠,面對同樣的流水線,他有了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那兩年,工廠的效益說不準,流水線上的工人也像流水一樣,效益差的時候工資跟著降,沒有人能呆得主,小軍就這樣奔著效益好的廠子顛沛流離。

也就前兩年,小軍所在的工廠被一家大企業收購,待遇一下子好了起來,小軍也被提拔成一個小主管,他才終于覺得有點盼頭。

在外漂泊十年,娶了妻,生了子,夫妻兩人在同一個工廠,依然是流水線上的活,可現在福利好了,工廠更規范了,休息的時間也多了,雖然早晚倒班,枯燥是一定的,但小兩口沒有覺得很累,一家子也能養活起來。

談起未來的打算,小軍沉默了好一會,他說,上學讀書,確實很重要,他常常想起自己讀職高的那段時間,感覺像是白白浪費了幾年青春,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好好工作,爭取再升一級,然后把孩子供養好。

自己沒學到什么知識和本事,希望兒子能把書讀好。他這樣說著。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