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延遲退休最新消息!3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最先影響哪些人?

2022-02-24  公眾號_好教師   |  轉藏
   

小吳老師說教育:

延遲退休主要涉及3個年齡群體,即原定退休年齡的60歲男性、55歲女干部以及50歲女工人。

我們假設延遲退休政策在2022年落地實施,那么以下三個群體將會受到退休新政的影響:

一是小于等于50歲女性工人(1972年以及以后出生的女性);

二是低于等于55歲女性干部和男性工人,主要是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人(1967年以及以后出生的人);

三是低于等于60歲男性干部(1962年以及以后出生的男性)。


由此看出,延遲退休方案影響較大是70后和80后,根據人社部方案將實行“漸進式”延遲退休,直到經過相當長時間達到新擬定的法定退休年齡。

因此對于90后來說,到退休時估計已經完全趕上了新政。
 


“延遲退休”這個沉重的話題,如“狼來了”一般,已喊叫了多年。不僅官方時有不同發聲,就是民間也曾演繹出多個版本。
 
時至今日,靴子終于落地。
 
近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印發“十四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服務體系規劃的通知》,這份一萬八千多字的通知,對我國“十四五”期間養老事業和養老服務作出全面規劃,其中大家最為關注的是提到“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并且,在國家“延遲退休”統一布署的這盤大棋中,江蘇等地已打響第一槍,將于3月1日正式實施。
 
在此,作為一名老老師,想借此就基層教師身邊有關“延遲退休”的所見所聞,略述一二。
  


一是:老師上了年紀,真的是“力不從心”。
 
應該說,現今臨近退休或將要退休的一大批老教師,曾是基礎教育的中流砥柱,曾經的他們,指點江山,意氣風發,勤勤懇懇,盡職盡責,用一腔熱血為黨和人民的教育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盡管現今,英雄遲暮,但仍是壯心不已,許多仍然戰斗在教學最前線。
 
但是,正如魏書生在給青年教師的二十條建議中所說:
 
“當教師是不同于當醫生的。面對病人,醫生有足夠的時間來診斷分析,豐富的經驗能幫助他對病情做出正確的判斷;而面對學生,老師的講授應該是行云流水,回答學生的問題應是對答如流,而衰老顯然會力不從心?!?/span>
 
盡管這里是魏書生告誡青年教師要當看到老教師力不從心時,一定不要在他們面前太張揚、太逞能,應該尊重老教師,關心老教師。
 
但是,老教師“力不從心”,的確是個不爭的事實。
 
就老教師的身體狀況來說:
 
“老師的平均壽命只有59.3歲,比全國人均壽命低了10多歲?!?/span>

盡管這時常冒泡在一些媒體的結論杜撰得查無實處,官方也從未發布過,且觀察身邊教師壽命也與常人無異,更有好多退休教師頤養天年,長命百歲,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地說,老師是一個慢性病多發的群體。
 
據某市教育局對全體教師進行體檢的結果,證實:35歲以上的教師僅有8%的教師身體各項指標正常!
 
頸椎病、腸胃病、頭痛病、眼病、咽喉病、婦科病、心血管病、三高等成為教師的多發職業病。
 
并且50%的教師有心理障礙,教師的亞健康超出常人的3倍多!
 
就老師的工作任務來說:過去,為了給學生呈現一節課的精彩,老師要精心設計教學環節、查資料、寫教案、做課件;
 
為了掌握學生的學習情況,老師要精心批改作業,做好測試,及時反饋,調整計劃;
 
為了管理好班級,老師要不斷學習育人技巧,總結經驗;為不聽話的學生苦口婆心,為不配合的家長悵然生氣,甚至徹夜難眠;
 
甚至因負面新聞,校長的批評指責,會搞得教師精神緊張,倍感壓力。
 


現今,在“雙減”的新形勢下,教師的負擔又要層層加碼。
 
去年,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第十二屆新華網教育論壇基礎教育場次說:“雙減”落實工作要繼續往深里走、往實里走、往高里走,要重點從五個方面開展工作:
 
一是作業管理再強化;二是課后服務再提升;三是課堂教學再提質;四是賦能教師再發力;五是宣傳引導再深入。
 
應該說,自 “雙減”政策落地后,一線廣大教師毫不含糊地成了政策的兜底者。
 
老師們在校工作時間長了,課堂教學質量要求高了,作業設計更加費心了,化解各種矛盾與問題增多了……
 
面對“雙減”再升級,本已“累極身心”的老師,將面臨著更加嚴峻的考驗與挑戰。
 
這些一項又一項,一日復一日的集腦力與體力于一身的工作,都將使基層教師,產生提前退休的盼望。
 
而且,這些“力不從心”,還會讓校長不待見,年輕老師不喜歡,學生不歡迎。
 
僅就筆者學校來說,校長滿以為曾老師年底就要退休,結果局里一查檔案還有兩年,不禁搖頭嘆氣。

實際年齡已滿60的曾老師,一身糖尿病,已略顯呆板遲頓,能做什么呢?

午餐課發個飯,盡了最大努力,紀律也是亂糟糟的,時常把巡視的校長氣得喉嚨一哽一哽的。

而這并非個案。
 
職稱評聘有名額限制,尤其是高級職稱,目前本地區盡管放開到5%,但仍是僧多粥少,如果老教師不退出編制,那么年輕教師就沒有上升的空間。

況且,在“人都有老的時候”的人文關懷下,老教師帶課少,副課多,擔子都壓在年輕教師身上。

而年輕教師擔子重,薪酬卻少。有人算過,過去月薪之間也就相差幾十,或幾百塊錢,而現在工薪改革后,崗位、薪級等相加,高低相差竟超過了兩千多元。
 
錢多的不干事,干事的不拿錢,這讓年輕教師心里很不爽。
 
張老師的音樂造詣在全區都是首屈一指的,不僅是區音樂學科的帶頭人,還是區多家團體協會的業余指導。

可就是這樣的“寶貝”,在上了年紀后,大不受學生歡迎。他與女兒同在學校教音樂,女兒的課上得風聲水起,下了課,學生還在她屁股后頭打轉轉,而老張老師的課時常是灰溜溜的,一次下課后,背后竟還粘著好幾個“大王八”。
 
看來,教師上了年紀,力不從心,延遲退休確實不適宜。
 


二是,一些老教師一生窮怕了,面對“錢”途,悔生不逢時,不舍離去。
 
遙想當年,一批又一批的老教師,一月幾十元的工資,一拿就是十多年。

結婚生子,養老哺幼,租房購房,孩子上學就業……長期與錢“藏貓貓”,一分錢要劃算著怎樣掰成兩分錢花。

面對如今的“不低于公務員”,可觀的績效與“五獎”,還有過癮時日不多的公積金、餐補、課后服務補……他們面對這些此身連做夢都沒想到的好待遇,老馬戀槽,不愿離去。
 


筆者曾經寫過,所在的經開區,在本市并不算待遇最好的地方,但自2014年后,老師們的年收入如滾雪球一般一年比一年滾得大,一個七級高級教師年收入含公積金在內,一般都有25萬以上之多。

而退休后,那怕退休金每月近9千的老師,再加上多補的四個月,也不足在職時的一半。
 
余老師,生于1956年,身體棒棒的,趕上拿錢的好時候只有兩年多,退休時無不感傷地說:“生不逢時呀!這樣拿錢,要我干到70歲都愿意!”
 
唐老師是民轉公,不知是怎么回事,人事檔案中的年齡比身份證年齡寫大了兩歲。

通知他退休時,一百個不愿意,聲稱身份證是法律年齡,聲稱我還能好好干,鬧著在一些相關機關吵了個遍,結果一無所獲,只得恨恨地在喋喋不休的“劃不來”中打道回府。
 
嚴老師生于1969年,前年在高新區給兒子買房時,萬般猶豫,是買大的還是買小的,是買貴的還是買便宜,找我幾番探討,最終在我的慫恿下終于大膽狠心地買了一套三百四十多萬的,貸款了近兩百萬。

他說,按這樣的年薪,還有近十年退休,應該還得清,要是能再有個延遲退休就更好了。
 
王主任是2011年因病退養的,全區學校類似各種理由退養的有好幾十人,當時這些有些“臉面”的人給別人騰“位置”,退養回家,待遇與在職時是一分不差的。

2015年,清理“吃空餉”,校長通知王主任說:不來上班也行,上面文件規定,五獎沒有,30%的績效沒有,而且隨工資而發的70%績效也只發30%。

這樣一算,到手的連百分之四十都不到。

于是,這些退養的除兩三個實在是重癥不能上班的,都返回單位上班了,盡管沒了往日的位置,但他們說:著錢看,只要病得不倒床,賴也要賴在這里!
 
陳老師、胡老師算是女中豪杰,早早地就把高級職稱攬入懷中。女教師法定退休年齡是55歲,但高級教師可延后到60歲。她們無不要求地再干5年。
 
校長雖在留用時說,不能倚老賣老,享受特殊的老教師待遇,但在校與校暗自比拼較勁的時候,誰還敢把她們真正地推到最前線呢?
 
她們的生育在一孩時代,基本都只有一個孩子,即使有的已添孫子,她們說:寧可讓親家或保姆帶,自己付工錢,也不提前退休。
 
因為,她們已把賬算得清清楚楚。
 
據了解,目前全區像陳老師胡老師這樣的女高級教師基本無一例在55歲退休。
 


面對這些占著坑的老教師,總少不一些老師的吐槽:
 
“她們管的學生怎樣呢?尤其是晉完高級的教師,更是不好好工作,懈怠,偷懶,聊閑是他們的常事,卻很少考慮孩子們怎樣!這就是延遲退休的好處。教育行業根本不適合延遲退休,腦子不靈光,表達也上不去,真的是坑學生!教師55歲就應該退休!”
 
這些吐槽雖有偏頗,但也真實地戳中了現實中的一些真相。
 
看來,錢真是個好東西,看在工資的面子上,誰也不愿意提前退休!
 

 
上了年紀,力不從心,盼望著早點退休也好,看在錢的面子上,希望延遲退休也罷,對于老師來說,延遲退休是大勢所趨,我們誰也左右不了。
 
國家幾經醞釀,作出這樣的重大決策,肯定是站在更高的戰略層面,經過無數次的論證得出的結論,是利國利民的福祉。
 
因此,面對延遲退休,面對未來的變數,我們當不必煩憂,而應好好地活在當下,活好當下。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