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改變,命運才會改變

2022-02-23  京博國學   |  轉藏
   

孔子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那么,人真的有命運嗎?命運真的像人們所說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嗎?

明朝袁了凡先生用自己一生的經歷證明,人的命運確實存在,但是只要改過遷善、積功累德,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心改變,命運才會改變。

要想讓自己的命運越來越好,必須要有三顆心。

01

羞恥心

有人認為,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是人有羞恥心。

人若不知羞恥,那就幾乎沒有什么會讓他在乎的了。

知榮辱羞恥,人就會自律。什么該做,什么不能做,才能三思而后行。

如果一個人自私、貪婪,見利忘義,見異思遷,就會沒有底線地放縱自己的欲望,做出無恥的勾當。

孔子說:“知恥近乎勇?!?/span>

西漢時司馬遷因為言論冒犯了漢武帝,受到了腐刑的懲罰。

司馬遷在給友人的信中說:“每念斯恥,汗未嘗不發背沾衣也?!边€說:“以污辱先人,亦何面目復上父母之墓乎?”

每每想到這種恥辱,未嘗不汗流浹背,沾濕衣襟。因為污辱了先人,以至于沒有顏面再上父母的墳前。

司馬遷雖然受辱,但是因為想要寫的文章還沒寫完,不甘心平平庸庸地終結一生,埋沒了自己的文采。

所以他隱忍茍活,勤懇寫作,最終完成了五十多萬字的《史記》。這部書被魯迅稱為“史家之絕唱”,成就了司馬遷偉大的史學家地位。

《弟子規》有云: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

愛惜身體可以不讓父母擔心;修養品德,愛護名譽則能避免讓父母和祖先蒙羞。

曾子說:“吾日三省吾身?!?/span>

人如果經常反省,對于那些損人利己的行為和想法感到羞恥和悔悟,并切實改正,就會逐漸變得襟懷坦蕩,光明磊落,命運必然越來越好。


02

敬畏心

古人云:“天網恢恢,疏而不漏?!?/span>

生于天地間,必須有敬畏之心。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父母和先人。

初生之犢不怕虎,只是因為它不知道老虎的厲害,不等于能夠戰勝老虎。

無知者無畏,嘗到了嚴重后果就知道了。

北宋時黃庭堅文才出眾,可是喜歡創作淫詞艷詩和文章。

有一次,黃庭堅慕名拜訪高僧圓通秀禪師,正好碰見禪師在勸大畫家李伯時,說如果滿腦子都是馬,遲早會投胎到馬腹。

黃庭堅笑著說:“本人寫詩作文,按照因果規律,將來總不會讓我投胎進馬肚子里吧?”

禪師嚴肅地說:“李伯時一門心思琢磨馬,他的精氣神都化成馬,即使墮落也是他一個人的事。

“你以淫詞艷語惑動天下讀者的心意,引誘人們想入非非,使許多意志薄弱的人作出違反道德倫常的事,你的報應恐怕要墮入永不超生的地獄了!”

黃庭堅聽后毛骨悚然,十分羞愧。從此再也不寫涉及色情的詩詞和文章了。多年后終于成為與蘇東坡齊名的文學家。

佛菩薩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彼?,眾生畏果,菩薩畏因。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畏懼以后的報應,才會更加自律和精進。

害怕東窗事發,害怕因果循環,害怕得到惡報,就會三思而行,小心謹慎。

《詩經》中說:“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span>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有了畏心,命運終將開啟新的篇章。


03

精勇心

俗話說得好,“夜里千條路,早晨賣豆腐?!?/span>

每個人都希望過上幸福而有尊嚴的生活,可是往往停留在幻想之中,沒有持續的學習,更沒有大膽的嘗試。

要想改變命運,必須要有一顆精進勇敢的心。

三字經有云:“蘇老泉,二十七,始發奮,讀書籍?!?/span>

蘇老泉就是北宋文學家蘇洵。他少年時代不愛讀書,直到哥哥考中進士給家族爭了光,全家慶祝的時候,他才因為慚愧而有些醒悟。

妻子程氏趁機多次勸勉,27歲的蘇洵才開始發奮讀書。十多年閉門苦讀,學業大進,他的文章得到了歐陽修和曾鞏的贊賞,宰相韓琦也多次向皇帝推薦他。

蘇洵著書立說,名揚天下。和兒子蘇軾、蘇轍并稱“三蘇”,在“唐宋八大家”中位列三席。

人的一生應該是持續學習、不斷完善的過程。只要決心成功,就沒有什么失敗能把你打倒。

勇于承認不足,勇于面對挑戰,勇于學習,勇于嘗試,勇于改過,勇于創新,這樣的人生才是上坡路。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也是一個經歷和體驗的過程。

生活在這個和平而繁榮的國家,我們是幸運的。健健康康地活下去,你才能看到更加美好的未來。

算命先生說袁了凡壽命只有53歲,他沒有求長壽,但是他因為擁有恥心、畏心和勇心,斷惡修善,積功累德,所以一直活到了74歲。

如果你也有這三顆心,請相信,你一定會改變命運,五福臨門。

 本文系京博國學原創,作者:鄭科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