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暴走大明三十年。

2021-12-27  菊齋   |  轉藏
   


明  冷謙  溪山行旅圖



萬歷十五年,山陰一帶湖莊書屋的女主人王孺人喜得一子,她此時已四十二歲,有個二十一歲的兒子。中年得子,她和丈夫徐有勉都格外喜悅,為孩子取名名弘祖,字振之,小名喚作祖兒。

徐家是當地有名的富家望族,有萬畝良田,十余進宅院。十三世祖徐經曾參加科考,不料意外被卷入舞弊案,同一場案件的受害者還有風流才子唐伯虎,唐伯虎從此放棄了仕途,徐經卻一再努力,想找個機會重新踏上長安道,一生未果,此后徐家人皆過著耕讀生活,不涉官場,亦有以教書為生者。徐家藏書頗豐,弘祖在這個平和而充滿墨香的環境中成長,自幼便頗好讀書,尤其喜歡地理志和游記一類閑書,父母也不加阻攔,他愈發入迷,更立下大志,“大丈夫當朝碧海而暮蒼梧”。

丈夫當朝碧海而暮蒼梧,乃以一隅自限耶?

——陳函輝《霞客徐先生墓志銘》



徐有勉為小弘祖請了個塾師,這個塾師很特別,不但人不死板,還給學生講解《水經注》、《山海經》一類無關仕途的閑書,恰恰合了徐弘祖的口味,徐有勉對此也不加干涉。

徐弘祖讀了《山海經》,便問老師:此地也有仙山嗎?老師聽了,也不回答,只帶著徐弘祖走出家門,徐家為村中建了高高的石拱橋,二人站在橋頭,一個村的全貌可以盡收眼底,橋下流水潺湲,遠處云山層疊,其中一座叫花山。老師指著群山告訴徐弘祖,花山,就是我們這里的仙山,山上便有《山海經》中的神仙。

元  馬琬  秋山行旅圖局部

次日,徐弘祖失蹤了。

徐家請塾師時,塾師把自己幾歲的兒子帶到了徐家,和弘祖一起聽課。這一天徐家上下人心惶惶,小孩子偷偷扯住爸爸的衣角告訴他,他知道,弘祖沒失蹤,只是去花山找神仙了。

霞客不喜讖緯術數家言。游蹤既遍天下,于星辰經絡、地氣縈回,咸得其分合淵源所自。云昔人志星官輿地,多以承襲附會。即江河二經,山脈三條,自記載來,俱囿于中國一方,未測浩衍,遂欲為昆侖海外之游。

——陳函輝《霞客徐先生墓志銘》

顯然,徐弘祖沒走多遠就被家人追了回來。弘祖的父親是個為躲避官員拜訪,能當機立斷去太湖度假兩個月的“異類“,自然也不會責罰兒子,老師的兒子卻多了個任務——觀察弘祖的行蹤,一旦出走,立馬報告。老師的兒子叫季夢良,在兒時和徐弘祖的親近關系使得二人結下了終身友誼,夢良承其父衣缽,日后成了徐弘祖兒女的塾師。



徐弘祖沒有找到神仙,但他把靈魂交給了仙山的煙霞。

隨澗東西行,鳴流下注亂石,兩山夾之,叢竹修枝,郁蔥上下,時時仰見飛石,突綴其間,轉入轉佳。既而澗旁路亦窮,從澗中亂石行,圓者滑足,尖者刺履。如是三里,得綠水潭。一泓深碧,怒流傾瀉之上,流者噴雪,停者毓黛毓同“育”,生出之意,整句意為駐留下來的水積蓄起來,則變成深青色。又里許,為大綠水潭。水勢至此將墮,大倍之,怒亦益甚。潭有峭壁亂聳,回互逼立,下瞰無底,但聞轟雷倒峽之聲,心怖目眩,泉不知從何墜去也。于是澗中路亦窮,乃西向登峰。峰前石臺鵲起,四瞰層壁,陰森逼側。泉為所蔽,不得見,必至對面峭壁間,方能全收其勝。

——徐霞客《游廬山日記》

十五歲時,他去參加縣學考試,意料之中的落了榜,便去了當地的名勝黃山寺散心,黃山登頂后可見長江,江濤攜著千古興亡滾滾奔流,一時得失早如煙云散盡。有那么一瞬,他想去看看長江的源頭,看看何地能孕育出如此天地浩蕩?;丶液?,他告訴父母,不想再為區區功名而耗費終身,只想用腳步丈量大江南北。無心名教、只好游山玩水的父親見兒子性情與自己相似,自然不會不允,但給予他更多影響的,卻是他的母親王孺人。

南宋  蕭照  關山行旅圖


王孺人出身于大戶人家,讀書識字,擅織布,她織的布不止可以出售,甚至能賣到華亭、松江一帶,徐家父子皆不愿入仕且好四處游覽,不善持家,家底再殷實也耐不住只出不入,徐家富庶的維持大半歸功于王孺人。而王又開明卓識,也愛好旅游,遠非當時平常婦人可比,得知兒子的想法,她異常欣慰:

志在四方,男子事也。即《語》稱:“游必有方。不過稽遠近,計歲月,往返如期,豈令兒以籠中稚,轅下駒塵困為?

她知道,兒子的靈魂如煙霞飄蕩,不可囿于一地。她親手為兒子縫制了遠游冠,送他北上。這一年徐弘祖二十二歲。



徐弘祖曾去拜訪隱居佘山的友人陳眉公,二人同游佘山,,眉公對身邊友人說,你是餐霞飲露之人,我不妨送一你個別號,“霞客”,徐弘祖聽后覺得滿意,自號“江左霞客”,他行走各地,白日登臨考察,夜間就伏在燈下寫日記,日后整理,也命名為《徐霞客日記》,自此徐霞客的名字開始流傳。

雖有母親的支持,徐霞客是個孝子,母親在世時,他的足跡只踏過東南的半壁江山,數次錢財被打劫一空,數次斷糧,數次借宿被拒之門外,但他的腳步卻未曾停下,東南佳山水,東西洞庭、陽羨、京口、金陵、吳興、武林、浙西徑山、天目、浙東五泄、四明、天臺、雁宕、南海落迦,都曾入他心目,又寫成日記,讓母親跟著他的眼睛,臥游江南山水。

其行也,從一奴或一僧、一仗、一襆被,不治裝,不裹糧;能忍饑數日,能遇食即飽,能徒步走數百里,凌絕壁,冒叢箐,扳援下上,懸度綆汲,捷如青猿,健如黃犢;以崟巖這床席,以溪澗為飲沐,以山魅、木客、王孫、貜父為伴侶,儚儚粥粥,口不能道;時與之論山經,辨水脈,搜討形勝,則劃然心開。居平未嘗鞶帨為古文辭,行游約數百里,就破壁枯樹,燃松拾穗,走筆為記,如甲乙之簿,如丹青之畫,雖才筆之士,無以加也。

——佚名《徐霞客傳》

自天臺山、雁蕩山歸來時,友人陳函輝問徐霞客:“可曾去過雁蕩山最高峰?”徐霞客沒去過,次日他便動身上路了,不顧危險憑著樹藤攀上了山。十日后返,他告訴友人,雁蕩山顛狂風獵獵,有數百群麋鹿在他周身。山下人來來往往為五斗米奔忙,他在山上住了三夜,伴身的只有風與鹿群。

元  顏輝  行旅圖局部

游臺、宕還,過陳木叔小寒山,木叔問:“曾造雁山絕頂否?”霞客唯唯。質明已失其所在,十日而返。曰:“吾取間道,捫蘿上龍湫,三十里,有宕焉,雁所家也。扳絕磴上十數里,正德間白云、云外兩僧團飄尚在。復上二十馀里,其顛罡風逼人,有麋鹿數百群,圍繞而宿。三宿而始下?!?/span>

——佚名《徐霞客傳》

等到登黃山時,已是深冬,徐霞客在山上僧人的帶領下躡雪循澗而上,借宿寺中,此處水未封凍,溪流環繞,木石掩映,千山環列,寺中僧人外出,他不能入堂,枯坐終日,在空山里聽檐上雪化聲。

登素來以險峻著稱的天都峰時,級愈峻,雪愈深,直至冰封山路,滑而艱險、無法落腳,徐霞客不甘被阻,用手杖在冰上鑿出落腳的孔洞,獨自一人上山,幾次因路太滑太險,差點跌落懸崖。但見危崖奇聳,怪松懸結,不虛此險行。

初六日,天色甚朗。覓導者各攜筇手杖上山,過慈光寺。從左上,石峰環夾,其中石級為積雪所平,一望如玉。蔬木茸茸中,仰見群峰盤結,天都獨巍然上挺。數里,級愈峻,雪愈深,其陰處凍雪成冰,堅滑不容著趾。余獨前,持杖鑿冰,得一孔置前趾,再鑿一孔,以移后趾。從行者俱循此法得度。上至平岡,則蓮花、云門諸峰,爭奇競秀,若為天都擁衛者。

——徐霞客《游黃山日記》

回家后,徐霞客的所行所見成了談資,“各方風土之異,靈怪窟宅之渺,崖壑梯磴之所見聞”,路人聽得嚇出冷汗,然母親聽著兒子拚命遠游的經歷,興致盎然,她已不滿足于隨著兒子的日記和講述旅行,徐霞客游覽荊溪句曲一帶時,她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直接跟著兒子出游!甚至游興勃發時,她還常常走在兒子的前面。

徐霞客的父親去世得早,母親與他更為親近,也參與了更多他的成長,母子二人,血脈中的煙霞之癖可以貫通。當徐霞客在華山附近徘徊時,忽覺心臟顫動,一陣驚悸,連忙啟程趕回家中,陪著自己出游的母親已經病倒,正在床上盼著兒子歸來。

徐霞客四處求醫尋藥,母親因病吃不下飯,他也急得水米不進。三十八歲時,他失去了給予自己十六年支持的母親。幾年后,徐霞客的兩個兒子相繼完婚,為人子、為人父的責任都盡到了,他終于可以為自己的靈魂遠行了。



五十一歲的徐霞客開始策劃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壯游,他要去浙江、江西、湖南、廣西、貴州、云南,除卻必要的行囊,只帶紙筆和一個指南針,朋友靜聞和尚同行,登羅浮山,謁曹溪,來往數萬里,期間還要對山川和巖洞進行考察。

旅行到衡陽時,徐霞客一伙人在江中遇上盜賊,保住了性命,但船被燒毀、身無分文,徐霞客的地理資料也散佚了部分,一眾被救起重聚后衣不蔽體的在江邊行走,此時尚是二月,寒風刺骨,腳也被岸邊的石礫磨破,形狀慘若囚鬼。徐霞客在途中不止一次遭遇盜賊,但從未如此落魄,但他并無折返整頓之意,與朋友借了盤纏繼續上路。

傳  宋  郭煕  行旅圖頁

三個月后,一行人接連病倒,直到九月,他們行到南寧,靜聞身體仍感不適,便留在崇善寺休養,將自己刺血所寫的《法華經》供奉在云南雞足山的計劃也被暫時擱置。

靜聞修養時,徐霞客獨自前往太平府考察,回程時又受到當地官員的款待,一路風風光光返回南寧,不料迎接他的,就是朋友的遺言:希望把自己的骨灰和刺血經書帶到雞足山悉檀寺。靜聞死因不明,為了帶走他的骨灰和經書,徐霞客又和寺中僧人反復糾纏,八九天后,他才背著朋友的遺骸重新上路。

曉共云關暮共龕,梵音燈影對偏安。禪銷白骨空余夢,瘦比黃花不耐寒。

西望有山生死共,東瞻無侶去來難。故鄉只道登臨少,魂斷天涯只獨看。

——徐霞客《哭靜聞禪侶》

西南一帶路途艱險,帶著遺骨又難行路,徐霞客自己此時也發寒瘡,前行倍加艱難。兩次遇盜、數次絕糧,經歷一年的輾轉,完成了這位共同出生入死的朋友的遺愿。隨后,他在西南暫時安頓下來,考察當地大小水系,親探洞穴,又通過實地考察發現長江的源頭實為金沙江,直接推翻了《尚書》中長江以岷江為源的說法。


洞在庵北半里,庵后先有一巖南向,一巖西向,望之俱淺,而寶圭更在其北。先有漫流自西北來,東向直漱山麓,涉其北登山,則洞門在矣。其門西向,左開巖而右深入。開巖處甃以列碑軒敞,平臨西峰;右洼嵌而下,有石柱當門,其端有石斜飛磴。道由其側下至洞底,交辟為四岐:一由東入,一由南進,二岐俱深黑;一向西豁,一向北透,二岐俱虛明。東岐之南,頂側忽倒垂一葉,平庋半空,外與當門之柱相對,上下憑虛,各數十丈,卷舒懸綴,薄齊蟬翅,葉間復有圓竅曲竇,透漏異常。由左崖攀級而上,抵平庋處,盤旋其間,踞葉而坐,真云軿貴族婦女乘坐的車霞馭,不復人間也。

——徐霞客《粵西游日記》

在麗江時,徐霞客受到了麗江知府木增的熱情接待,又應木增之邀修撰《雞山志》。此時徐霞客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返鄉的心情第一次如此迫切,木增將他送到湖北一帶,五個月后,徐霞客乘著當地官員安排的船回了家。四年萬里壯游畫上了句號。



萬歷三十五年游太湖。萬歷三十七年游齊魯燕冀,登泰山,北上入京。

萬歷四十一年游普陀山、天臺山、雁蕩山、青田石門、縉云仙都峰。

萬歷四十二年走遍江南各地。

萬歷四十四年游歷黃山、齊云山,武夷山,又行至浙東一帶,泛西湖。

萬歷四十五年游宜興一帶巖洞。

萬歷四十六年游五老峰、齊云山、黃山、九華山。 泰昌元年游浙江一帶,自錢塘江至衢州江郎山,又到福建仙游九鯉湖,觀九漈瀑布。

天啟三年游徐州,北抵開封,登嵩山,宿少林寺。至潼關,登華山,跨秦嶺,登武當山。

天啟四年攜母游荊溪、句曲。

崇禎元年游福建。歷蒲城、建寧、延平、永安、漳平、漳州。一路南至廣東,登羅浮山。

崇禎二年游薊州。

崇禎三年再游福建,越仙霞嶺,游延平、沙縣、永安,終到漳州。

崇禎五年年初再游天臺、雁蕩,春三游雁蕩。游太湖洞庭山。

崇禎六年北上京師,又赴五臺山、恒山。重游漳州。

崇禎九年自浙江出發,經江西、湖南、廣西、貴州,到云南,歷時四年后返回江陰家中。

元  王淵  秋山行旅圖軸局部

至此,徐霞客用一生的腳步,丈量了明朝的大部分疆域,他生前寫下的《徐霞客日記》并無出版打算,身后由季夢良整理,歷經兩朝十余人傳抄拼湊,歷時一百三十余年才有完整版本問世。旅行非關聞達,不為民生,除卻傷病險遇,一無所獲,他又是如何堅持一生的呢?他說:

嘗恨上無以窮天文之杳渺,下無以研性命之深微,中無以砥世俗之紛沓,唯此高深之間,可以目摭而足析。

徐霞客以五十六歲而終,他無法延長生命的長度,于是選擇了通過行走,來拓展生命的深度。他還說,張騫通西域,尚未到達昆侖山,玄奘、耶律楚材云云,能西行是有人主之命,自己一介布衣,一履一筇一行囊,憑一己之力游遍天下,雖死,無憾矣。

病甚,語問疾者曰:“張騫鑿空,未睹昆侖;唐玄奘、元耶律楚材銜人主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筇雙屨,窮河沙,上昆侖,歷西域,題名絕國,與三人而為四,死不恨矣?!?/span>

——陳函輝《霞客徐先生墓志銘》


作者:張琚良

本文為菊齋原創首發。公號轉載請聯系我們開白授權。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