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大爺戲耍美國富豪圈?

2021-12-02  我是錢某某   |  轉藏
   
與惡龍纏斗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尼采

他幾乎玩弄了藝術圈所有的頂級富豪。

 
并逼迫一個擁有165年歷史的權威畫廊關門保平安。

2011年,一位收藏家起訴諾德勒畫廊賣假畫。

這則新聞,震蕩了整個藝術圈。

諾德勒畫廊是美國最古老的畫廊之一。

始于1846年,曾幫助這個國家建立起收藏品體系,是藝術家的伊甸園。

此時,這個藝術界的龐然大物,轟然倒塌。

“美國最大的假畫詐騙案”慢慢浮出水面——

20年,63幅假畫,涉案金額高達八千萬美元(約等于5.2億人民幣)。

一片討伐聲中,畫廊宣布停業,與富豪們庭外和解。

畫廊只是藝術品商,并非這場詐騙的始作俑者。

那它到底是幫兇,亦同為受害者呢?

如此一批贗品又是怎樣以假亂真,瞞過所有專家的?

說到這,不得不提到一位中國大爺。

他叫錢培深,那些假畫全都出自他之手。

富豪們怒于受欺之時,也不得不承認他畫技之精湛。

本以為是某位藝術大師走上歧路,為此嘆息。

可當他身份曝光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錢培深并非師出名門,也不是什么名院子弟。

充其量有點天賦。

主業是一名中學數學老師,因為喜歡而走上畫畫道路。

野路子出身。

赴美前,他在國內有點名氣。

大學讀師范學的是數學,在上海魯迅中學當老師。

由于實在放不下畫畫,業余時間偷偷琢磨。

特殊時期剛過,和別人弄了個“十二人畫展”,鬧出挺大動靜。

畫展一改封閉時代的傳統畫風,與過去注重政治題材的風氣大為不同。

國門初開,掀起留學風潮。

那時作為藝術家,不出國你都丟人。

1981年,42歲的錢培琛去了紐約“藝術學生聯盟”學習。

出國的中國人普遍到這,木心、陳丹青也曾在此地逗留。

這里門檻低,學費低廉,還有F1留學生簽證。

很多人來之前也沒摸清美國的運作模式,腦子一熱就來了。

然而,美國也沒想象中那么好。

滿大街都是畫廊,哪有你亞洲人什么事?

所以錢培深剛到美國的這段日子,那叫一個窮啊。

好在學校每天只要簽到,就可以自由活動。

畫賣不出去。

他就在大街上支個攤,給人畫肖像畫。

街上畫畫可不輕松。

那時錢培深一把年紀每天早起搶攤位,晚上三四點才能收攤。

錢不多,又辛苦。

天氣不好時,他還得去干別的兼職混口飯吃。

錢培深在學校呆了很多年。

因為他一直想拿綠卡,把妻女接過來。

可政策不允,條件特別苛刻。

有一次,錢培深給一位朋友打電話:我托了一位律師辦綠卡,終于要成功了!

說著說著,他竟在電話里哭了出來。

然而,那個律師卻是騙子,不久后便失聯。

希望破滅,錢還被順走。

他又哭了,這次哭得更大聲。

就在他窮困潦倒絕望之際,一個男人出現了。
 

 

這個大胡子叫卡洛斯,西班牙人。

經常倒賣一些藝術品,不是什么善茬。

有一年他缺錢,想搞一票大的,將目光看向遠在紐約的富豪。

然后開始盤算起這個計劃,主要分三步走。

第一步,得要找畫家來畫畫。

最好是素人,因為成本低。

一開始他面試很多人都不行,直到遇到街上賣畫的錢培深。

當時錢培深在復制一些五六十年代的畫,因為都不是名家,也談不上造假。

當卡洛斯開出600美元一幅的高價時,錢培深沒法拒絕。

卡洛斯希望他能抄襲波洛克、羅斯科等抽象派大師的作品。

但不是簡單的復制粘貼。

畢加索有一句名言:“好的藝術家復制,偉大的藝術家竊取?!?/span>

這句話放在邪門歪道上,同樣適用。

錢培深就是他口中的“偉大的藝術家”。

《紐約時報》評價道:錢培琛比尋常的造假要技高一籌,因為他不是依葫蘆畫瓢地臨摹,而是研究畫家風格后進行再創作。

由此可見,卡洛斯眼光多毒辣。

之后,那些顛覆紐約藝術品市場的贗品,都產自皇后區的一個簡陋車庫,出自一個前中學數學老師之手。

畢竟要當真畫賣。

卡洛斯拿到這些新畫,還不能著急出手。

要進行計劃第二步——做舊處理。

新畫到手后,卡洛斯負責拿去做舊。

畫框當然要符合年份,畫面的裂縫、灰塵也要處理到位。

處理完,畫才可以賣。

那怎么賣呢?

總不能像兜售毛片那樣,跑到畫廊里,用胳膊肘頂一下富豪,掀開大衣露一眼然后立馬合上,“我這里有靚貨,要么老板?”

人家怕不會把你當成傻子趕出去哦。

藝術品價格不菲,收藏家不會相信來歷不明的作品。

所以卡洛斯的目標是有鑒定能力的權威機構。

這個角色由畫廊扮演。

商品有了,消費者找到了,誰來吆喝呢?

卡洛斯賊眉鼠眼的,肯定不行。

還差最后一步——“準備”好一個外表普通的女人。

她叫格拉菲拉,卡洛斯的女友。

身材嬌小,性格安靜,氣質不像常規的藝術詐騙犯。

從事情敗露后“諾德勒”畫廊的反饋來看,這一步非常成功。

兩口子編造出一個收藏家“X先生”的故事——

X先生在那些大師沒成名時,就慧眼識珠廉價買下大量藝術品。

格拉菲拉找到畫廊的負責人——安·弗里德曼。

她拿出錢培深的假畫,揚言這是羅斯科未面世的作品。

安看到這些畫后,眼睛根本離不開。

并找來幾位專家,專家也非常震驚。

這些畫是真的!而且之前并沒有收錄過!

這是塵封已久的寶藏??!

我竟然是第一批見到!

大家想想這些搞收藏的,玩的就是“物以稀為貴”那一套。

突然有機會逮到一批別人見都沒見過的收藏品。

可不立馬買下,優越感爆棚。

后來國家藝術館鑒定后,都主動聯系安,要將這些畫添加到目錄。

看到這,大家是不是有點疑惑。

這錢大爺乃神人,能把假畫造到沒人看出?

其實也不是大爺的能力有多登峰造極。

真是對手太“菜”,神助攻,這個咱們后面細聊。

畫沒問題。

本來安還有點質疑來源。

但仔細一想,50、60年代藝術家們都快餓死了,廉價賣掉很多畫無人知也正常。

就這樣,錢培深的畫一件件流入市場。

由幾百美元,直接賣到幾百萬美元。

安將這些畫收購,再給富豪拍賣。

憑借將新作引入市場,她在業內混得風生水起,成為紐約名氣最大的藝術商。

她獲得了巨大的財富與掌聲。

所至之處,紅毯開道,眾星捧月。

殊不知,一場暴風雨也尾隨其后。
 

 

2011年,收藏家拉格蘭奇想要離婚。
 
需要分割財產,將所有收藏品拍賣。

可是有一幅波洛克的畫,卻被遭到蘇富比拍賣行的拒絕。

原因是來源不明。

蘇富比派出專家,仔細研究那幅畫。

驚訝發現畫作上的的黃色顏料,到1970年才開始商業化使用。

而波洛克早在1956年就車禍去世。

拉格蘭奇非常憤怒。

一氣之下,將“諾德勒”畫廊告上法庭。

頓時,整個藝術圈發生地震。

那些買過畫的收藏家顫顫巍巍。

拉格維奇開了個頭,陸續有其他買家加入這場維權。

最后安和諾德勒收到十個起訴,畫廊宣布停業。

這些畫不是有很多專家鑒定過嗎?

那些人此時在干嘛呢——紛紛倒戈,不承認看過那些畫,拼命從這項丑聞中掙脫出來。

安悲痛于他們的無恥。

但沒人相信她是無辜的,甚至不排除她是這場詐騙的同謀。

事情爆發時,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只有一個人表示在預料之內。

他叫杰克·弗拉姆,藝術學教授,曾經是安的好朋友。

為什么說“曾經”呢?

杰克是第一批給安自信的專家,多年老友。

他確實說過這批畫是真的。

后來遇到一些事情,驟然醒悟這批畫來源可能有問題。

杰克立馬找到安,闡述自己新的見解。

與想象中對他的感激不一樣,安非常激動,和他爭吵起來。

杰克拿著“格拉菲拉”這個名字,叫來私家偵探調查。

竟然發現和她生活一起的男人卡洛斯,不久前才被指控販賣偷來的畫作。

見安執迷不悟,杰克當即聯系FBI介入調查。

這一下把安點燃了。

她生氣至極,認為杰克應該心平氣和地討論此事……

兩人從此決裂。

這種被質疑畫作真實性后,安與對方鬧掰的情況,并不是第一次。

之前“高盛”投行的大佬利維,從她那買了一幅波洛克的《綠色波洛克》。

事前雙方說好,如果鑒定出不是真畫時,可以全額退款。

利維請來權威機構IFAR。

IFAR給出結論是:我們不能接受這幅畫出自波洛克。

IFAR很委婉,也足夠表明態度,畢竟直接斷定造假容易惹官司。

但畫廊事后的處理讓IFAR相當不滿。

他們給利維全額退還了購畫款200萬美元。

僅此而已。

安不但沒展開調查,又直接將畫掛出來賣,價格還提了幾倍。

本來是200萬美元,現在變成1100萬美元。

面對IFAR的質疑,安的回應是:波洛克的畫確實是在漲價,這是正常的。

完全沒提IFAR那十幾頁的鑒定報告。

IFAR很憤怒。

所以安出事時,他們笑得特別大聲。

過去這些任性的后果,終于積攢到2011年得到爆發。

就在警察搜集證據時,卡洛斯偷偷溜回西班牙,錢培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到中國。

由于無法引渡,最終由格拉菲拉扛下所有。

結果是格拉菲拉被沒收財產,拘禁九個月。

而安,則被藝術界唾棄。
 

 

事情講完了。
 
現在來解答大家前文那個困惑。

錢培深的畫技,真的牛到專家都看不出來嗎?

這一環非常關鍵。

只有一開始獲取專家的信任,才能進行后面的詐騙。

這環能否成功,卡洛斯也沒把握,純屬靠賭。

賭什么呢?

賭人性!

正常來說,專家很少看走眼,起碼不會一群專家同時看走眼。

可這些畫可不正常。

它們是前所未有的藝術寶藏!

專家、藝術品商、權威機構、政府,所有人都愿意希望這是真的。

按照《紐約時報》記者的說法:“大家都希望這是真的,新的發現,以至于忽略一些危險信號?!?/span>

其中有很多漏洞,可惜大家都被喜悅沖昏頭腦。

以至于當有人質疑這批畫時,安毫不猶豫惱羞成怒。

她正沉浸在名利的榮光里,哪能接受別樣的真相。

享受皇冠加冕,就要承擔被皇冠砸傷腳的風險。

當夢幻泡影破滅,空余一地狼藉。

有人丟名,有人丟利,還有的,丟面兒。

這是錢培深最大的“成就”,也成為他一生的污點。

安是活該,那錢培深無辜嗎?

不無辜。

錢培深說自己并不知道卡洛斯拿畫當真跡出售。

而警方得到的口供是,錢培深不僅知道,還找過格拉菲拉提過價。

但有一點無法否認,卡洛斯住著百萬別墅時,錢培深擠在普通小樓,連像樣的畫室都沒有。

作為木心的短期弟子,陳丹青的同學,他這一生有夠一般。

窮歸窮,至于不知情此事?

我不信。

離世大師有新作被挖掘,作為圈內人士他會不關注?

他會認不出自己的畫?

還有那些買到假畫的富豪。

他們無辜嗎?

也不無辜。

藝術品生意本是一場暴利游戲、天價賭博。

充斥著錢權博弈,謊言與虛偽。

即使一些博物館的藏品,也會是贗品。

藝術品的收藏價值,早已凌駕于審美價值。

美丑好壞的衡量,不過是帶著商業目光的審視。

大家為各自利益站隊,所謂仁義道德,根本不值一提。

那句“她傷害了我的信任”,顯得格外可笑。

“網飛”拍攝的紀錄片里有個片段特別諷刺。

導演在西班牙找到卡洛斯,詢問他突然回國的原因。

卡洛斯說:“我的根在這,和最近發生的事無關?!?/span>

被問到有沒有參與“諾德勒畫廊”事件。

他說:“我從來沒什么野心,格拉菲拉比我更有野心……”

雖沒正面回答問題,卻暗戳戳甩鍋,“我原諒她,她是我女兒的母親?!?/span>

聲淚俱下,好像還真像那么回事。

只是采訪結束后,卡洛斯眼看導演要走。

突然一改剛剛因妻子犯法的“悲戚”。

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口琴,硬說是被鮑勃·迪倫吹過的,希望導演能買下:

“你能付多少就付多少,這是真的!”

參考資料:
1、《旅美畫家錢培琛的官司》
/2013/0904/42270.shtml
2、《以假亂真:贗品的真實故事 Made You Look: A True Story About Fake Art (2020)》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KX4y1L7v3?t=5367

PS:

單篇稿費1000元征稿,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