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洪鈞狀元及其后代略記

2021-08-01  小塵記錄   |  轉藏
   

鋐公傳八世綱(字仲常),南宋紹興六年(1139)九月九日,綱公率妻呂氏、子振及仆從束裝,自王干葉村遷金竹垣,綱公為桂林洪氏始祖。

這是自經綸公以來的第三次遷徙,第一次是經綸公作為宣歙觀察使寓居于歙,后遷休寧黃石;第二次是鋐公遷葉村,第三次是綱公遷桂林,桂林洪氏自葉村遷往平原地區歙縣桂林鄉金竹垣村,宗族比較興盛顯赫時期是明清,據蘇州博物館存《桂林洪氏宗譜》記載:“開桂林一派者肇自宋,而望桂林一族者顯於明?!薄笆呤郎偎抉R少司空棣萼聯翩(兄弟同享美名),并躋朊仕其尤顯達者,則登尚書,宗祚之盛,甲于皖中?!?nbsp;

歙縣省保單位三陽鎮葉村洪氏宗祠正堂內右邊照壁上的畫像是經倫公四十一世孫洪鈞(鋐公三十三世孫、洪綱二十六世孫)  ,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中戊辰科狀元。

 洪鈞(1839-1893) 清末外交家,字陶士,號文卿,江蘇吳縣(今蘇州)人,同治年間中狀元,任翰林院修撰,后出任湖北學政,主持陜西、山東鄉試,并視學江西。1881年任內閣學士,官至兵部左侍郎。1887年至1892年任清廷駐俄、德、奧、荷蘭四國大臣,回國后,曾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主張加強軍訓,鞏固邊防。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


洪鈞祖父洪啟立由歙遷吳,洪鈞少時慨然有當世之志,父親洪坦以家道中落,令棄儒從商,洪鈞在重教崇文家族傳統和蘇州地域“狀元文化”的影響下,沒有仿效 先世們儒賈相代踐,于同治三年中舉,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洪鈞以一甲一名進士狀元及第,中戊辰科狀元,授翰林院修撰 ,正式踏入仕途,同治九年任湖北學政,是湖北的最高學官,光緒元年出任順天鄉試同考官,光緒二年出任陜西鄉試正考官;光緒三年參加《穆宗毅皇帝實錄》編纂,光緒五年出任山東鄉試正考官,后遷翰林侍講、侍讀,提督江西學政。歷任右春坊、侍讀學士、侍講學士;光緒九年升任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光緒十三年(1887)起充任出使俄國、德國、奧地利、荷蘭四國外交大臣成為中國古代狀元中唯一的外交官,他認真考察外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特別是對歐洲各國形勢的研究分析,預測歐洲將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建議朝廷“修明政事,講究戒備”,主張加強軍訓,鞏固邊防,洪鈞有卓越的政治遠見;光緒十六年晉升兵部左侍郎觀;光緒十七年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光緒十九年(1893)年病逝于北京,終年55歲。

歷史上的洪鈞,不僅精于內政,充任駐外使節,支持洋務,還是一位杰出的史學家。同治時期,在西方的船堅炮利之下,古老的中國大門已被打開,隨著洋務運動的興起,中體西用,已成為當時開明人士的共識,洪鈞緊隨時代的步伐,提出了改革科舉,培養新式人才,重視外交,支持洋務,“主張擇派器識敏達,品詣端方,而年歲在二十以內的庶吉士,隨各國大臣出洋,將來從中選拔大臣、公使”。洪鈞不斷對變化的國際形勢加以研究和預測,為清廷提供信息。光緒十六年四月,洪鈞在奏折中告知清廷:歐洲大戰必定由德國挑起;預見日本吞并朝鮮后將有侵略中國東北的野心;洪鈞病逝一年后爆發中日甲午戰爭;洪鈞在處理外交事務的同時,還要負責洋務方面的談判以及商務等諸多問題;洪鈞出使四國期間,認為自己是代表中國,不能為西方的強大所制服,而要表現出民族的尊嚴和氣節,居海外三載,眉發盡白,耗盡心力。

洪鈞不僅在晚清格局中是個恪守職責的正直官吏,而且還是個頗具聲望的學者,撰寫了《元史譯文證補》一書,為研究蒙元史開辟了新紀元。在出使期間看到俄國人貝勒津翻譯波斯人拉施特哀丁著的《史集》、伊朗人志費尼寫的《世界征服者史》和亞美尼亞人多桑編的《蒙古史》等歷史書籍,遂獲得西方的資料證補《元史》。在翻譯金楷利等的幫助下,譯著了有關章節,撰成《元史譯文證補》30卷,其中有目無文的10卷,對元憲宗以前歷史的證補較為詳實。開了中國史學界利用外國資料研究元史的先例。1890年10月,歸國后,洪鈞被任命為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公務十分繁忙。而洪鈞仍是“一燈中夜,猶孜孜為治無倦容”,臨危時,將此書的原稿留給了兒子洪洛,將其抄出的清稿交給了自己的好友陸潤癢和沈增值,并囑托道“數年心力,萃于此書,,子為我成之?!逼渥雍槁?,洪鈞逝世后悲哀至極,隨后一年亡故,原稿散佚不可復得。1895年陸潤癢乞假回籍,得以將洪鈞遺稿整理校訂,于1897年刊印行世?!对纷g文證補》 問世后,引起了中國治蒙元史者的極大重視,為當時的元史研究開拓了一條寬廣的新路,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洪鈞不僅是一位杰出的外交家、史學家,還是一位風神超邁的書法家,洪鈞書法是以顏楷,二王為路,趙為佐,蘇,米兼顧,達到頂峰,值得世代后生敬仰。

 

 清朝的皇帝大多喜歡書法,所選出的狀元大多是那些書法字體出眾,并且書法字體的風格深得皇帝喜愛的考生,狀元是科舉制度培養出來的社會精英,是極其難得的人才,也是最受重視的,同時狀元作為天子門生第一人,朝野矚目,前途光明宋代文天祥、明清時期狀元們不僅博學,而且善書,因為中國封建社會,吏部以身、言、書、判擇人,楷法遒美是關鍵的一條,進士和狀元們為何個個善書的原因。而“狀元書法”也從一個獨特的視角審視了這一歷史文化現象。

 因此,科舉途中,要想蟾宮折桂,書法是一塊分量不輕的“敲門磚”。中狀元者為“大魁天下”,除了具備深厚的經史功底、卓越的屬文能力,還必須具備相當的書法造詣。

 擁有狀元功名的洪鈞,同時也是位書法家,出使四國期間,他曾在異國留有墨寶,讓外國人了解和鑒賞中國的傳統書法藝術。在國內也應人之求,為之揮毫,讀者所能觀賞到一些聯語書法,即“應人之求”的書法力作,這種聯語先寫在紙上,再移至木板或竹板,然后懸于居室的頂梁柱上,為了使板與柱形相吻合,一般均使板稍作橢圓形,故江南地區一向稱這種書法藝術品為“抱柱聯板”。

洪鈞雖離今天的時代不遠,但他留下的筆墨書丹并不多。洪鈞的一幅手書抱柱聯,上聯是:芝洞秋房檀林春乳下聯為:桂疏冬暖松深夏寒。

這幅“抱柱聯”書法藏品原懸于徽州一寺院,后因寺院毀廢,建國后輾轉為歙縣文物部門收藏,顯得很是珍貴。聯中的平仄,運用得十分貼切;文學的韻腳也極為精當。細嚼與慢吟,方可感悟到個中的稱頌、贊美的蘊底?!爸ァ北硎拒跋?,古人常用“芝蘭室”,代表賢良之士的居房??纱寺撝杏玫膮s是“芝洞”,鑒賞之中,仿佛給人一種難解之謎。但稍加思索,即會覺得“檀林”兩字,尚可以讓人走出迷徑。因為“檀林”乃佛教之語,指的是佛寺,即可知此聯是為佛門之友所書?!爸ザ础?,則是僧侶們的居室。

短短的十六字聯中,寫及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但其中“春乳”、“夏寒”、“冬暖”是描繪“芝洞”在三個季節的景象或氣象,讓人不可理解的是對“秋”的景象沒有寫,僅用了個實體的“房”字,好像與其他三季節的描繪極不合拍。后來筆者經過不竭地查找文獻資料,終于得知此處的上聯,是洪鈞對北周大文學家庾信《秦州天水郡麥積崖佛龕銘》的借用,“銘”中即有“芝洞秋房,檀林春乳”之語。同時也可見洪鈞文學知識之廣博。

總觀聯語,使人感悟到洪鈞這位佛門之友的居住地“芝洞”大有“一年四季皆相宜”的環境宜人韻味。下聯的左方邊緣處有“文卿敬書”的落款,佐證此聯乃洪鈞所書。因洪鈞的號,就是“文卿”。

    洪鈞后代略記

洪鈞祖父洪啟立光祿大夫,其父洪坦議敘九品,例授登仕郎,累贈光祿大夫。

洪鈞妻子何氏生下洪洛后,再無生育,洪鈞又納妾楊氏,也沒有添丁生子,1884年,45歲的洪鈞結識了花船女趙彩云(后來的賽金花),1885年洪鈞不顧例律納其為妾,有著為洪氏開枝散葉,延續香火的心愿。洪鈞與賽金花在德國駐華大使館中生下一女德官,1893年,洪鈞病逝后,賽金花被人算計凈身出戶,而她的女兒德官卻依然被留在了洪府中,賽金花并于1894年生下遺腹子,可惜活了11個月也夭折了,德官在十九歲的時候也不幸因病去世了,使得洪鈞只剩下一子洪洛。

洪洛,字肇東,東吳庠廩膳生、工部郎中,娶陸潤庠狀元( 與洪鈞同朝為官) 的女兒為妻。沒有生育,父洪鈞死后,光緒帝賞戴花翎二品蔭生,誥授朝議大夫。因病英年早逝,享年僅三十一歲。

桂林洪氏經八百年的繁衍,根深葉茂枝繁,對各支各分支,都有不同命名,洪鈞屬於孟門五分二十六世,洪鏞屬于仲門永源二十六世,他們是同宗、不同支的同輩兄弟,從出生年份看洪鏞長于洪鈞。

洪鏞,年幼喪父,后在武漢成為四大商人之一( 洪、胡、葉、金),經營批發茶葉、典當及醬園,仗義疏財,周急濟困,在漢口漢正街尚存洪氏舊居,洪濤是洪鏞的長子,  洪濤生有兒子:洪大楷,洪杲(原名洪大楫),    民國《桂林洪氏宗譜》卷3《中議大夫濤公傳》記載:“ 洪濤,字春藻.號馥松.束發受書,聰穎異常,童年十八補博士弟子,父庚廷公以商起家,旋卒,家中落,洪濤欲棄儒就商,以承先業。家叔文卿(即洪鈞)應難而資助他,復命歸讀。光緒戊子鄉舉大挑知縣,分浙江一榷烏鎮絲蕉局。歷充撫署及營務處、洋務局案、出使日本隨員署箱館理事官,積功保今職,未競所施。年五十卒。公任事沉毅明決,所著有《白蝠仙館詩》若干卷、日記若干卷.”

 從此處可以看出,  洪鈞“應難而助之”使洪濤繼續讀書,成戊子舉人,出使日本擔任箱館理事。光緒戊子(1888 年)舉人,出使日本隨員奏署日本箱館兼新瀉港理事官,回國后升用知府(浙江),由武漢遷杭州,后又遷至蘇州,葬于蘇州西跨塘七子山長嶺下。

因此洪鈞妻子何氏決定選擇更為熟悉的洪濤之子洪杲(原名洪大楫)過繼為洪洛之子,是年洪杲十六歲,來繼承洪鈞家族的遺產。

但 洪鈞屬于桂林洪氏孟門五分支祠,而洪濤是洪鏞的長子,為仲門永源堂,雖為不同支派,但同屬一宗,卻屬于不同分支,在徽州洪氏家族的干涉下,將洪鈞堂弟洪忠琛之子洪澤(字潤民)過繼給洪鈞為子,是年洪澤8歲;將洪洛過繼給洪忠侃,洪杲作為洪洛繼子承繼洪洛、洪忠侃的遺產,洪澤繼承了洪鈞在蘇州的遺產。

最終洪澤搬入了洪府,“進府之后蠻橫無理,與洪杲勢同水火,洪杲雖掌有洪鈞遺產管理大權,但洪澤高其一輩,嗣孫洪杲被迫搬離了懸橋巷,住進了與洪鈞同朝為官、世交甚好的俞樾故居曲園中。

洪澤(1886—?)生二子:洪桐(又名洪植甫)(1905—197?)和洪棲,  洪澤在繼承洪府家產之后,受蘇州浮靡奢侈風氣的影響,“并沒有繼承洪鈞的衣缽,繼續讀書,他整天游手好閑,沉迷酒色,把洪鈞的家產幾乎敗得一干二凈,使蘇州洪府迅速衰敗下去。

 洪澤之子洪桐,心地善良,辦事認真,謹小慎微,十六歲時,家里已是家徒四壁,便輟學當了綢緞莊的學徒,深得師傅的喜歡。而“洪鈞狀元的孫子”在觀前街鬧市中心賣布的消息卻不脛而走,蘇州的太太小姐們寧愿多跑幾里路,多付些錢也要到他這里來剪綢緞布匹,因此他所在的綢布店生意特別紅火,其中有個繡花姑娘邱清和看上了洪桐,以買花線為名,經常光顧“乾泰祥”買線,后來這位繡花姑娘,十九歲時嫁到了洪府,成了一名清末狀元洪鈞的孫媳婦,她從小受過閨門訓,女兒經能倒背如流,十五歲畢業于蘇州刺繡學校,曾和繡皇女后沈壽是同班同學,鼎級大師顧文霞和潘雯娟還小她們幾屆!蘇州的雙面繡就是邱清和那一屆首創的?;楹?,洪桐夫婦一共生育了4個子女:長女洪源源、次女未知,三女洪源蘭、四子洪傳心,家里僅存一些古玩字畫、硬件家私都被洪澤揮霍一空,洪桐自力更生,難以支撐門面,全家的生活經常沒有著落,于是給兒子取名“傳心”,意為:只把他一顆善良質樸的心傳給了唯一的兒子。

一九五六年,洪桐把二干多平方米的祖傳房屋即“狀元府”全部上交了國家,自己只留了一百七十多平方米的獨家庭院。

解放前夕,洪桐的長女洪源源初中畢業,成績名列前茅,書法家謝孝思還在她畢業留言本上提了“學而知不足”的字跡。解放后,洪源源擔任了三年的居委主任和人民代表。55年又奔赴昆山千墩鄉,走農業合作化的道路,扎根于農村,大躍進又回到了蘇州,擔當了市委建檔案的“五人小組”組長,其母邱清和在三年自然災害中死去,洪源源又義不容辭地擔當起家長角色,照顧起弟弟妹妹來。

 一九六八年,洪桐之子洪傳心被紅衛兵定為是封建官僚的孝子賢孫,把他強行趕到了一個偏僻的獨家小院,所以在其手稿中開寫了“含悲忍淚永辭狀元府,洗心革面遷入孤冷屋”。后來這又成為進行反黨活動的一大罪狀,被定了一個“現行反革命”的罪行,被判了十二年的有期徒刑。 一九七八年,洪傳心被平反出獄,根椐其專業與特長,安排在新開一個綜合型商場擔任主辦會計,十九世紀七十年代末,與呂玉華喜結連理,生有一子洪正康。

 洪濤之子洪大楷(1875—1922)生長子洪傳炯(1903—1959); 

 洪大楷生長女洪佳和(1932—?)在國家計劃委員會任司長,丈夫在外貿部咨詢公司,2006年,洪佳和夫婦作為洪鈞狀元的玄孫女在三陽鄉黨委書記和鄉長的陪同下來三陽鄉葉村認祖尋親,村里老百姓像過春節、鬧元宵一樣站在街道兩旁,一群帶著紅領巾的、活潑可愛的小學生,手持鮮花站在洪氏宗祠門口,熱情洋溢地迎接遠方的親人——洪鈞狀元的后代洪佳和夫婦,鞭炮聲、鑼鼓聲、歡笑聲匯成歡樂的海洋,洪佳和夫婦首先來到葉村國道旁邊“風飄羅帶”的洪氏祖墓前祭拜,然后到雄偉肅穆的洪氏宗祠看洪鈞回葉村省親祭祖時帶來的“狀元及第”“欽賜奉宸苑卿”以及“丹陽世家”的牌匾,到敬本堂看綱公靈位牌、“五世同堂”、“永言孝思”“望重倚老”等其他牌匾,并在洪氏宗祠正堂里圍坐在一起敘家常,并了解始祖世居地葉村的現狀及風俗情況,當時的情況,葉村老百姓歷歷在目、其樂融融.....

洪大楷生四子洪傳法 (1917—1984),十九世紀40年代,先到臺灣,后定居美國,1979年第一次手寫他們這一支(大楷、大楫)的家譜,最后于2009年成書《安徽黃山歙縣桂林洪氏尋根記》。

洪濤之子 洪杲生有兩個女兒:洪漪漣和 洪漪瀾, 洪杲一支繼承了洪氏家族重視教育科舉的文化傳統,先后送子女入蘇州讀書,以讀書為根本,其子女紛紛接受近代教育,先后求學于上海和北京,畢業后則移居上海和北京。長女洪漪漣從小就能彈琴,后來患肺病去世,現存于曲園中的鋼琴是當年洪鈞狀元出使四國買回來賽金花彈過的鋼琴,后洪鈞遺產分割時歸洪杲繼承,一直由洪杲長女洪漪漣所用;二女洪漪瀾女士,解放后工作于上海中科院,曾任中科院上海圖書館副館長。

 盡管近代以來社會大背景的動蕩與變遷使得洪氏家族的概念已日益淡漠,但洪氏個個小家庭依舊保持著重視教育的文化傳統,在各個領域都有著突出的表現,洪鈞狀元作為洪氏家族最后的狀元,詮釋著人類進步的軌跡,激勵著一代又一代洪氏后人。

在此謝謝桂林宗親洪曉平提供的寶貴資料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