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暴打哺乳期妻子被全網唾罵,亞洲100米冠軍張培萌:雄性激素高,男運動員都這樣!

2021-03-25  正經嬸兒   |  轉藏
   

愿你
心中有夢想
眼中有溫柔
腦中有哲學
作者 |張尼德普      來源公號|正經嬸兒

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這句話已經被說爛了。

不管受害者是女性還是男性,在遇到激進瘋狂的另一半時,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在收集證據后,冷靜應對,狠心退出。

每次的心軟,都是給對方再次踐踏自己和傷害的機會。

大道理說得好,血淋淋的案例也被媒體報道過很多。

可是呢?

想用愛和感動去改變施暴者的人,還會一次次的落入到魔掌之中。

昨天,一名叫漠寒的女生,就在被丈夫持續家暴多次后,在網上發表了控訴。

之所以這件事引發了大量討論,除了家暴本身讓人氣憤外,還因為家暴她的那個丈夫,是在體育界頗有知名度的短跑運動員,張培萌。

曾經張培萌被人提起,他的名字都和各種正面詞匯掛鉤的。

中國英雄,亞洲驕傲,創造歷史……

可這次當張培萌這三個字明晃晃地掛在熱搜上,卻顯得如此的刺眼。

漠寒是主持、是體育解說、偶爾她也會參加綜藝和出演電視劇。

兩年前,她認識了張培萌。

去年的5月20日,張培萌給她準備了一個浪漫的求婚驚喜。

當時有多甜蜜,現在就有多痛苦。

在答應與那個男人攜手一生的時候,漠寒肯定不會想到,面前這個男人竟然能對自己下得了如此狠手。

像很多的受害者一樣,在揭露被家暴的聲明里,明明自己才是需要被保護的人,漠寒說的第一句話依舊是道歉。

“關于家暴,首先我承認我做了一個很差的示范,他每次家暴后道歉都極其誠懇,我也都選擇了原諒?!?br>

“而正是這些寬容原諒才讓我被家暴的經歷貫穿了整個婚前和婚后的生活,甚至包括孕期、月子和哺乳期?!?/span>

接下來,漠寒鼓起勇氣,盡可能回憶了她所遭受的傷害。

扇嘴巴、掐脖子、抓著頭發撞墻、用腳踹。

“沒有很刺激眼球的傷口,只有不間斷的淤青?!?/span>

不刺激嗎?

漠寒留下的圖片證據可不是這么顯示的。

在幾個月前一次張培萌偷腥被發現的爭執中,張培萌為了搶奪手機銷毀證據,硬生生地掰斷了妻子的手指甲。

如果有人非要說掰掉的是裝飾甲片,請看漠寒無名指上的血跡。

十指連心,看到這些手指上的痕跡,難道不感覺到隱隱作痛嗎?

時間再往前推。

懷孕三個月:

懷孕七個月:

產后六個月:

在一位妻子、一位母親最需要照顧、最需要丈夫呵護心疼的時候,她得到的是什么呢?

冷言冷語。

一身傷痕。

與此同時,她卻需要強忍著不讓自己崩潰。

因為在她的肚子里,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寶貝天使需要她。

報警?漠寒并不是沒有想過。

只是張培萌戒心極強。在家暴之后的,他會強行沒收掉妻子的手機,并將她反鎖在家中,斷絕她與外界的聯系。

即便在這樣被監視的條件下,戀愛結婚的兩年時間,漠寒也已經有過三次報警和一次出警驗傷的經歷。

戀情持續時間短,暴力的行為卻如此頻繁。

張培萌到底有多惡,可想而知。

一直以來,因為每次暴力后,張培萌假惺惺的道歉,對他還抱有希望的漠寒都在忍。

之所以這次她再也不愿意忍、是因為她的底線被觸碰到了。

疫情期間,漠寒再一次在微信上發現了張培萌與其他女性發展不正當關系的聊天記錄。

對方不僅親昵地喊張培萌“翹臀”,并數次教唆他躲開媳婦,出門相約。

甚至漠寒還在其中看到了不少張培萌為主演的限制級小視頻。

心死的漠寒終于決定離婚。

令漠寒感覺到憤怒的是,在她還沒有整理好證據準備離婚的時候,今年7月,過錯方張培萌卻率先向她遞出了離婚協議。

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在女方懷孕和分娩后一年的時間,男方是不可以主動提出離婚的。

可孩子剛出生九個月,張培萌就做起了分家分財產的準備。

離婚暫時無法受理,張培萌先是沒收了漠寒的要是并把她趕出了家門。

無處可去的漠寒,只得帶著孩子回到了哈爾濱的父母家。

離婚協商無果,張培萌對準前妻卻欺負地變本加厲。

不接電話,漠不關心,連孩子手術這樣的大事,漠寒在關鍵時刻也沒有找到人間蒸發的父親……

直到8月24日。

根據漠寒的描述,那天下午,張培萌帶著幾名男性蹲守在漠寒哈爾濱住處附近長達數小時。

小區監控視頻顯示,其中一名男性是在數天前已經多次在漠寒家門口進行踩點摸排。

當漠寒的母親和四姨拿鑰匙開門時,張培萌一行人從背后襲擊了兩位手無寸鐵的老人,并強行沖進家中從育兒嫂手中搶走了孩子。

光天化日,硬闖民宅,搶奪嬰兒。

就算是認識、是曾經的一家人又怎樣。

這樣恐怖的行為,難道不應該受到法律的嚴懲么?

當時,漠寒和家人就選擇了報警。

現在的處理進程是:受害者在等待著公安機關的檢查結果,可漠寒的女兒已經被從母親身邊帶走50多天了。

在這期間,孩子過了一歲的生日。

這個重要的日子,孩子卻沒有母親的陪伴。

即使作為一個旁觀者,似乎我的耳邊也聽到了孩子思念母親撕心裂肺的哭聲。

更別提失去孩子的母親了。

漠寒這樣說:

我很想她,她從出生開始就沒離開過我這么久,不知道沒有我在身邊的她有沒有被嚇到?

一直是我親手給她做輔食的,換了別人她腸胃還適應嗎?是誰在陪她?

我試圖去北京家里看孩子,卻得知物業和保安都拿到了我的照片,被告知不得讓我的人和車進入小區,我不能理解和接受。

我們的婚姻還在存續階段,我是孩子的母親,為什么不讓我見孩子?

太痛苦了!太痛苦了!

“很多朋友勸過我,我還年輕,陷入公開糾紛絕不是好事。但是有什么事業和夢想,能有女兒未來的健康成長更重要呢?”

漠寒文章一出,引發了網絡上眾人極大的震動。

尤其是因為漠寒日記中,張培萌的一句話。

遭受到暴力后,漠寒質問過:“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運動員都這樣,雄性激素高?!?/span>

沒有一絲自責,張培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像登上了冠軍領獎臺一樣驕傲。

女性無法忍受,男人也感覺受到了侮辱,張培萌這一句話,同樣也給那些刻苦訓練的、專注于事業和為國爭光的運動員帶來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打人為什么還有理?

雄性激素高就要欺負人,這是什么屁話?

若論會打,拳擊冠軍鄒市明更會打,下了拳臺,他打過人么?不僅沒有,他是好丈夫好父親的典范,對待他人他也總是溫柔客氣。

若論體育成績,張培萌的履歷比不過亞洲第一飛人蘇炳添。

蘇炳添保持著亞洲男子百米紀錄、六十米記錄至今無人能破。

他也是首位進入田徑世錦賽百米決賽、拿過世界冠軍的中國人。

他更是第一個百米沖刺邁入九秒大關的黃種人。

在臺下,他謙遜有禮,為人低調,與青梅竹馬的小學同學林艷芳結婚后,他更是顧家愛家。

都是搞運動的,都出了很多成績,為什么別的男運動員沒有家暴?

是他們雄性激素不夠嗎?

無辜甩一口大鍋給其他運動員甚至熱愛運動的男性,你配嗎?

難道林丹出軌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陽剛氣不成?

很快張培萌坐不住了,他甩出了一份聲稱是自己被打的視頻。

視頻里,他身穿中國隊的訓練服,一只手拿著手機,被女方打到倒地,沒有還手。

只是他這份證據并沒有替他贏得同情票。

在視頻開始,能聽到漠寒喊了一聲“你憑什么背叛我”。

發現婚姻中出現第三者,想要保持平靜很難。

這樣的情緒激動,并不至于被掛上一個女生也暴力男方了,憑什么只指責男方的名號。

反而,鏡頭中張培萌幾次冷漠注視鏡頭的片段,更被人質疑是擺拍。

有網友說:“錄視頻的時候,是你打我。關掉手機,就輪到我打你了?!?/span>

雖然這樣的揣測過于黑暗了,可無論是從身材、日常訓練對比還是漠寒給出的傷痕證據,顯而易見漠寒的拳頭、拉扯、嘶吼并不會對這樣一個身高一米八六,身材精壯有力的男性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危害。

除此之外,張培萌的經濟團隊還發表了一份聲明進行反擊。

洋洋灑灑一大篇,避重就輕,混淆感念,對于漠寒身上的傷痕,他倒是沒有任何解釋。

不過他又能解釋什么呢?

家暴方是公眾人物,這樣的新聞大家也看到了不止一次。

哪怕證據確鑿,哪怕被網友痛罵,可是等過些日子,當案件被遺忘的時候,作惡者依舊能自在地生活在陽光下,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反而是受害人,卻要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為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療傷。

這公平嗎?

家暴的新聞我們寫過太多太多。

甚至在寫下標題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也是:怎么又是這樣?如果寫,會不會又有人說為了吸引眼球搞男女對立?

可事實是,家暴的受害者沒有男女之分。

惡人的拳頭不分性別、不分年齡、不分背景,也沒有原因。

有人之所以凌弱,是因為他/她畏強。

知道能力不足,知道沒有地位,所以關上門,才會把憤怒對準家中比自己更渺小的人。

這是他/她們畏畏縮縮活在這個世界上,找到可悲的自尊的唯一方式。

所以,受到傷害的人啊,不要反思是不是自己錯了,也不要自我感動去給對方另一個機會。

把機會讓給別人,你的機會誰又能給你呢?

還有人說,女人一定要經濟獨立,不然更容易被看不起,更容易被欺負。

是的,女人要獨立。精神上的,物質上的。

但這不是為了讓所謂的丈夫、男友看得起。

尊重是一個人的教養,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妻子,是他自己的問題。

要知道,獨立是為了自己。

況且人與人之間本身就是平等的,為什么一開始就要把自己放在不對等的、更謙卑的位置上呢?

你是你,你是美好的你,有趣的你,你值得更好的愛。

若別人沒有愛你。

至少,你要把愛給自己。

-完-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