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婚姻里,背叛對方的代價有多大?

2020-08-31  我是錢某某   |  轉藏
   





文章和馬伊琍終究是沒能繼續走下去。
 
不管他們之間有多少個理由,導致今天的分道揚鑣。幾年前,文章那場人盡皆知的出軌事件,一定是隔在他們中間,最厚重的那堵墻。
 
一堵帶著太多暗傷,足以讓他們的愛情支離破碎,婚姻窒息的墻。
 
走進過婚姻的人,都會明白它的不容易。
 
所以當初的馬伊琍,忍辱含恨,選擇了委曲求全。
 
但是,愛情是忠貞的,是唯一的。
 
一方的背叛,就像在對方的心里釘上了一顆釘,扎進了一個刺,揉進了一把沙子。
 

這些東西的存在,根本就無須觸碰,也會時常的讓人隱隱作痛。
 
一時的隱忍,并不是原諒。
 
無論男女,但凡邁出違背道德的那一步,都不可能會在真正意義上,獲得對方的原諒。
 
這是人性使然。
 
所以,如果不是在婚姻里另有目的,那堵墻,那顆釘,那個刺,那一把沙子,一定會讓婚姻死無葬身之地。
 



見過最慘的一場出軌事件。
 
女方外遇,慘遭丈夫割斷雙腕。

場面殘忍,血腥,這付出生命的代價,讓人不寒而栗。
 
我惋惜這個年輕生命的逝去,似乎這個代價,遠遠超出了她所犯的錯誤。
 
然而,當我帶著這個問題,去問一個要好的男性朋友時,他卻沒有絲毫猶豫地說了兩個字:活該!
 
另外一位則說,這算什么,是我會直接割脖子!
 
這當然是事情并未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玩笑話,但是依然讓我震驚。
 
因為出軌,她被殘忍的殺死,卻仍然換不來別人的同情。
 
仿佛這是她該有的下場,是她咎由自取,是她觸碰了婚姻的雷區。
 
這是一個特別極端,卻真實的事例,一個家庭因此支離破碎。
 
也恰恰說明,兩個人的婚姻就像一湖清澈,閃著波光的水,可是卻被一方摻進了一些雜質,然后水里的那些原本開心快樂的魚兒,就再也游不下去了。
 

就像被賈乃亮捧在手心里的李小璐,他愛她愛得毫不掩飾,勝過生命。
 
可是,他依然無法原諒她與別的男人有染。
 
出軌的行為,勢必會讓愛你的人痛苦不堪,這些痛苦,會讓他難過到寧愿放棄你。
 
因為兩個人相愛,才有了婚姻。
 
即使這條路很漫長,即使這條路會磕磕絆絆,你也需要守住你自己。

哪怕婚姻以外的世界繁花似錦,也不要把毒藥當成美酒,讓自己踏上一條不歸路。
 



曾經看過一個影片。
 
男女主角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可是他們需要錢。
 
當一個有錢的男人提出給他們一百萬,條件是讓女人陪他一晚。
 
開始時,他們明確拒絕。

然后,開始有一絲的動搖。

最后,丈夫同意了。
 


但是,當事情發生以后,這件經過男女主角雙方同意的錢色交易,卻成了他們婚姻里最大的危機。
 
他們無法面對對方,男人的腦子里時刻想著,他的女人上過別人的床。
 
他幾近崩潰,歇斯底里地為難女人,也為難自己。
 
盡管,他同意過。
 
他忽略了人性的自私,越愛,就會越痛苦,他根本沒有辦法當做沒有發生過。
 
在他的內心深處,是不能接受和原諒的。
 
當婚姻被撕開了一條口子,我們拿起來縫補的針線,依然會穿出來一個又一個的洞,再也不會完好如初。
 



作家王安憶在《男人和女人》里,寫電影《中學生圓舞曲》的片段,少男和少女相愛后,女孩懷孕了,男孩卻丟下她逃走了。
 
他有了自己的婚姻時,女孩正在一個人生孩子。
 
后來,他想回頭,想看孩子,她卻不置可否地笑了。
 
王安憶說,她的笑讓人明白,他早已失去了認同孩子,錯過了與她同行的機會。
 

看到這句話,我恍然。

在你決定背叛感情的那一刻起,你已經沒有資格再站在我的身邊,以丈夫,或者是妻子的名義,并肩前行。
 
你選擇走出去的每一步,都像千斤重的石塊,一下一下砸在對方的心上,砸出來的都是血和淚,是深深的屈辱,和絕望。
 
所以大多數的人,都不愿意帶著你賦予的枷鎖,在婚姻里繼續前行。

因為所有的傷害,都會在心底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就像眼睛里來了一顆沙子,睜著眼睛時,它摩擦著眼球,閉上眼睛后,它依然摩擦著眼球......
 
它讓我們極度地不舒服。
 
所以,曾經彼此許諾的一生,只能就此止步。
 


也許你還想看:
有一種命運,叫“情感遺傳”
郭德綱是流氓,還是你大爺?
這是我的私人微信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亚洲欧洲自偷自www1234,2020年一级户外A片,亚洲人成网站观看在线播放,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